打开
首页->新闻->桂林

中秋寻“特”:广西山水边城花灯美,点亮浓浓人情味

南国早报客户端 559

  在靖西民间,至今保存着中秋亮花灯的传统。这些花灯,家家都能做,家家都会做。它蕴藏着独到的匠心,承载着浓浓的亲情,令这座山水边城的中秋佳节,别具魅力。

  古老传统留存民间

  9月19日,农历八月十三,华灯初上,靖西市城中主山路口热闹了起来,这里是靖西花灯夜市之一,似乎是一瞬间,成百上千的手工花灯冒了出来,任人挑选,小巷被挤得水泄不通。

  “喂,你也来啦?”

  “是啊,买给‘兰’啊。”人群中有人这么寒暄。

  “兰”在靖西土话中,意为“孙”。在靖西、德保等地,大人给小孩备中秋花灯,是个久远的传统。据2000年版的《靖西县志》记载:“农历八月十五晚上,县城和一些圩镇群众,将扎鸟、兽、鱼、莲花、走马、走龙灯等各种彩灯,悬挂门口。小孩则拉纸兔灯、坦克灯,或提擎各种各样彩灯游街。”

  靖西民间美丽的花灯。

  直到现在,靖西的百姓依然只挑纯手工的花灯,灯身用纸,灯架用本地的毛竹,灯轮用杉木,甚至还是用纱纸扎竹架,用蜡烛做光源……这意味着花灯无法保存到来年,但当地人显然并不在意。

  外地人嬴先生对此深受感动,他说,三年前,第一次到靖西过中秋节,看到成百上千的孩子拉着花灯游街,被震撼到了,真是保留得非常完美的节日传统。

  盏盏花灯浓浓亲情

  晚上8时,路口的人越聚越多,更多的花灯推了出来。除了传统兔子、花篮造型,还有时新的米老鼠、小猪佩奇,价格根据个头、手工精细度,从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。

  靖西民间美丽的花灯。

  “我小时候,拉兔灯拉到高中三年级。”记者被人群中的这句话吸引,转头一看,原来是一名带着妻女逛灯市的男子。男子姓帅,他对记者说:“小时候,大人从农历七月十四就着手扎花灯,现在卖灯的人多了,商业化了,但也方便了我们这种从外地回到老家靖西过节的人。”话音刚落,他便买了一盏兔灯,交到女儿手里。

  花灯承载着很多“爱”的记忆。迁居南宁多年的靖西人、39岁的吴女士回忆道:“大概三岁的时候,父亲花了半个月,给我扎了一只兔子灯,满心期待我中秋节那天拉着它游街的样子,但中秋节那天,我却早早睡着了,碰都没碰。父亲至今仍耿耿于怀,但我感受到的是他的爱意。”

  吴女士今年没法回老家过中秋,但她已提前一周托人在靖西买灯。“手还是慢了,好多款式已经没有了。中秋月夜,拉花灯的孩子都在暗暗较劲,用现在流行的话说,就是比比当晚谁是这条街最靓的仔。”吴女士说。

  左手创新右手传统

  在当晚的城中主山路口灯市上,最“靓”的灯,恐怕非赖小曼的作品莫属。只见她的跟前,摆放着几盏约摸一米高的花灯,有喜羊羊、小猪佩奇、蘑菇、孔雀等,个头大,款式新颖,做工精细,灯光透亮,引得路人纷纷拿出手机拍照。

  新式的花灯造型。

  赖小曼喜欢做手工,是靖西民间花灯匠人中的“少壮派”,走的是“精品创新路线”。5年前,她尝试着给3岁的女儿扎了一匹“小马宝莉”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今年,她一共扎了15个花灯,最大的一个是高达2米的恐龙,已卖出去。记者问她恐龙灯什么样子,她说:“你后天晚上就能看到了,他们一定会拉出来游街的。”

  赖小曼(左一)制作的花灯引人拍照驻足。

  也有走“大众路线”的。在一家奶茶店前,摆着数十个兔子灯、坦克灯,价格三五十元,模样似乎糙了些,但老靖西说,这才是流行了几十年的“大众款”。卖花灯的老板短短10分钟内就卖了三盏,他还说:“都是自己做的,今年已卖了几百个!”

  更多高手藏匿老巷

  还有更多的花灯艺人隐匿在靖西的老巷中。

  9月20日中午,在人民街的一栋民房里,记者见到了78岁的罗成龙,他正在给一盏莲花灯粘上纸糊的底座,一盏看似结构简单的灯笼,制作过程繁琐且漫长,需经印、扎、糊等多道工序。他的手,因常年制作花灯,起了一层厚厚的老茧。

  罗成龙在家中制作花灯。

  一楼的大厅,便是家族的“花灯作坊”,天花板上架着金属的横杆,吊着一排排的灯架,两张桌子上摆满了皱纹纸、钢丝、各式的剪刀和钳子。

  罗成龙的祖父、父亲都是做花灯的能手,他自记事起就看着家人制作莲花灯,耳濡目染中自己也学会这门手工艺,一做就是几十年。2020年,罗成龙制作的花灯远销日本、上海、北京,还被广西民族博物馆收藏。

  靖西有多少位花灯匠人,每年制作多少盏花灯,至今还没完全统计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些花灯,家家都能做,家家都会做。这些四处流淌的灯影,依然在每个中秋月夜,装点着这座美丽的山水边城。

热门评论
相关推荐
热门新闻
数据加载中...
返回顶部
取消
我要说两句...